2009
08.27

[BLEACH]【银中心】片段

Category: 莊生曉夢
日番古坐在高高的椅子上,手中拨弄着吉它,配合着键盘手敲吉出的节奏,张狂又放肆的唱着轻摇滚。

看着酒吧中为数不多的游戏着喝酒的客人们在昏暗的灯光和摇摆的音乐中肆意的放松着,日番古心中涌上说不清楚的感情。

阿散井看着日番古略微的走神,巧妙的更改了几个音符,遮掩了过去;随即接到了日番古微带歉意的感激眼神,之后,演出如常。

日番古其实对这份工作谈不上喜爱,如同他对音乐的感觉只是喜欢一样;不过认真的他还是会用心的对待。可是现在,每夜每晚,坐在这里唱着同样的歌曲,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在酒吧上演各种各样的戏码,日番古没来由的感觉到了厌倦,或许还有寂寞……

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吧台旁的时钟,凌晨4:00,还有半小时就到了酒吧打烊的时间了……可以唱ENDING曲了吧……给了阿散井一个眼神,换个姿势,唱自己最喜爱的歌曲,《IT’S MY LIFE》。

曲终人将散的时候,酒保抢先一步走了过来,说,有人点歌。

日番古点点头,转身向阿散井说了一句,你先走吧,朽木先生在外面应该等很久了吧,最后一曲我用吉它就可以了。

然后重新坐到了椅子上,问酒保,什么歌?

《TAKE ME TO YOU HEART》。

日番古愣了,这歌,完全不符合这酒吧的氛围啊……当然,最重要的是,不会唱。

于是日番古小声的问酒保,是客人自己唱么?

客人说他要喝酒……

日番古本想,郑重的和客人说声对不起,然后换首歌唱,却在抬眼时看到了点歌的客人改变了主意。

没来由的,日番古就是看那人不顺眼:和自己类似的银色短发服帖的垂着,修长骨感的双手握着酒瓶,半敞的衣领下是性感的锁骨,但是,但是,眯成一线的双眼和不怀好意的微笑让日番古原本满怀歉意的心变的怒火燎原。没人能解释这种转变的原因,就连日番古本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客人点了歌,总是不能不唱的……于是日番古挑衅的瞪了那人一眼,本着做驻唱歌手的职责,弹起了吉它……

唱的歌,自然不是《TAKE ME TO YOU HEART》,而是日番古自己喜欢的歌曲《HAVE A NICE DAY》。唱完歌,日番古抱着吉它匆忙的离开了,再没看那人一眼。

不过是过客,一个不知情趣让人生气的过客罢了。

其实日番古怎么想还真是没错,酒吧,本来就不是让人生根的地方,来往的人,哪个不是过客?

所以当第二天的凌晨4:00酒吧快打烊的时候,日番古为那人的再次到来感到了惊讶。

依旧是打发了阿散井先走,依旧是抱着吉它打算自己唱;而那人也依旧是坐在同样的位置喝同样的酒,点同样的歌。

日番古真的生气了,他是存心和我作对想看我出丑么?!

当天晚上的那首《HAVE A NICE DAY》饱含了莫名的感情,听的酒吧的酒保一阵的心寒。

日子就那么继续着,不过是每天的凌晨4:00总会有个固定的过客来酒吧里坐在同样的位置点同样的酒,以及同样的歌。

一个月有30天,酒吧的酒保很幸运的听到了30种风味不同的《HAVE A NICE DAY》,当酒保准备听第31种版本的时候,日番古换歌了。

《TAKE ME TO YOU HEART》。

生硬的腔调,将好好的一首情歌折腾的不成样子,不过听歌的客人很高兴,笑得越发诡异;可怜的酒保只能默默在心中祈祷,秋天赶快过去,暖气赶快使用。

而后,又30个不同版本的《TAKE ME TO YOU HEART》。之后的《TAKE ME TO YOU HEART》就固定在了第31个版本。

折腾了2个多月,日番古的心也由最初的愤怒转变到了平静,平静的将一切划归到工作的范畴,不带个人情绪,平静的唱歌。

于是这成了一种名为习惯的东西,每天,固定的时间酒吧中走进固定的客人,喝固定的酒,点固定的歌……直到那个飘雪的夜晚,那位客人在酒吧刚刚开门的时候走到日番古和阿散井的面前,问他们愿不愿意成为他们公司的歌手。

之后的事情,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一般,日番古和阿散井出道;那位客人成了他们的经纪人。直到那个时候,日番古才知道原来他叫市丸银,原来他就是市丸银。

市丸银被称做“半路经纪人”。原因不是因为他没有才能,而是因为他总会在他负责的艺人大红大紫的时候离开,寻找新的目标。所以很多梦想成为明星的人都希望市丸能带他们出道,这样至少在市丸离开的时候他们绝对会是最当红的……关于之后的发展,依市丸的话来说就是:“哎呀,这个世界是讲究运气和实力的呢!”

市丸银所带的艺人虽然在他‘甩手’后基本都仍然能红下去,但是当市丸‘甩手’之后很少有人能突破市丸给他们创造的极限。其中很大的原因是他们会离开市丸所在的公司。市丸所在的公司是一个大公司的子公司,但是市丸在这个小小的子公司中拥有绝对的决定权;而且母公司也会无条件的给他经济上的保障。本来这不合道理,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当然,市丸是不会做亏本生意的,所以只要度过了前期投入,市丸看中的人红了之后公司就能收获到比投入多更多的利益。换句话说,市丸看中的人是由一整个子公司在母公司的支持下权利捧出来;离开了市丸,基本上就不会再得到那么好的条件了……至少在经济上是这样。

母公司的总裁是蓝染惣右介;子公司创建初期,只有投入尚无收益,公司中不乏人反对。蓝染看着他们无所谓的说:“这些小钱我还是出的起的,不过是给银的玩具而已,他开心了也就值得了。”

于是市丸银也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放手游戏着,直到松本乱菊大红大紫。

松本乱菊就外貌而言是绝对的明星胚子,但是如果仅仅依靠身材想红的发亮就绝对没有那么容易了。出色的不仅仅是松本小姐的能力,更是市丸的才干。

松本原是市丸的同学,幼稚园的同学。再次见面是在同学聚会上,当时的细节已不可再究,只是松本在酒醉之后胡乱的答应了市丸的合约。所以当松本再次醒来的时候,围绕着她的是市丸为她请来的几位教师。从礼仪到政治,从音乐到厨艺,各种各样的知识让松本从早到晚的学习着。这种生活持续了整整一年,期间市丸居然从来没出现过。一年之后,松本再次看到市丸的时候,当众给了市丸一个耳光。这个场景被摄影师拍摄了下来,小道消息也轰轰烈烈的传开了;毕竟松本是个美人,气质和容貌并存的美人,而市丸是当时小道上传言的那位世界闻名的怪物总裁蓝染惣右介的神秘爱人。事实是什么除了当事人当然谁都不知道,不过不妨碍这张照片成为日后松本出道的先兆。

再之后松本接了一个电影的小角色,一个从始至终蒙着面纱的女人。这个角色让松本拿到了她的第一个荣誉——最佳女配角。

再之后,松本的事业一帆风顺,直到成为天后。

当松本成为最受欢迎的女星的时候,市丸微笑着告诉她,他们之间的合约到期了,但是他并没有续约的打算。话音刚落,松本打了市丸,第二次。

正当红的松本根本不用担心找不到经纪人和公司,当然松本也不是没想过要退出演艺界。

“我继续留着,无非是想让他看到,没有他的我一样能过的很好,如此而已……”

某次喝醉了的松本如此对自己的好朋友说到。不过无论如何,松本虽然仍然红,却再也没有当初的威风了。

朽木白哉知道日番古和阿散井要出道的事情,难得的改变了脸上的表情。阿散井还以为不能得到认同的时候,朽木却说,如果经纪人是市丸银的话,那么没问题。

阿散井很郁闷,因为朽木提到市丸的时候的表情。朽木是个合格的贵族,从小就是喜怒不行于色的人,阿散井也是多年的相处才能勉强分别出朽木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是,朽木在提到市丸的时候的表情,让阿散井感到不舒服,很不舒服。但是阿散井依然和市丸签定了合约,虽然阿散井不聪明,可是也懂得珍惜机会。只是有些事情像刺一样扎在了阿散井的心头,从此生根。

浮竹十四郎的剧本通常来说只分两种:卖座和非常卖座。所以找他写剧本的人很多,但是浮竹的身体非常的糟糕;虽然很多人认为这和他对剧本的完美追求有关系。也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吧,浮竹一年能拿出来的剧本不多,其实可以说是很少。于是当市丸将三本浮竹的剧本摆在日番古和阿散井面前让他们挑自己喜欢的出来的时候,日番古和阿散井都说不出话了。

浮竹与市丸自然是旧相识,不过对浮竹来说市丸银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只是浮竹知道,只要市丸开口,没有他不能答应的事情:包括与现任情人京乐春水分手。其实在浮竹的记忆中,市丸从来不会真正要求他什么,包括写剧本。但是浮竹却实在是愿意将剧本交给市丸,不仅仅是想博取市丸的欢心,更重要的原因是市丸几乎是最能理解他剧本的人。这或许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京乐春水是个不称职的编辑,但是他最大的成就就是挖掘出了浮竹。

对京乐而言,浮竹不仅仅是他手上的优秀作家,更是他的爱人。当然,京乐知道,对浮竹来说自己不是最重要的那个(虽然自己最爱的人也不是浮竹),但是他们都知道他们是最适合在一起的人。京乐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拥有那个银发红眸的男子,不管是在那一夜还是在日后再次见面时。无论自己再怎么爱他,也不可能拥有,这个就叫做有缺陷的美丽人生吧!一边这么想着,京乐一边将给浮竹泡的牛奶端了过去,外加一个代替蜂蜜的温柔的吻。

没想过能得到爱的人的,还有吉良。

这个跟在市丸身后的人,一直在替市丸打点着生活和工作上的琐碎。刚开始的抱怨到后来的沦陷,吉良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本来讨厌的事情,现在也做的很开心;或许自己只是想找个合理的借口留在他身边吧?吉良怎么解释着。吉良知道,这个男人不是自己可以妄想的存在;可是这和飞蛾会扑向火焰一样,是注定的宿命。所以吉良特别珍惜每一次,每次当自己有机会拥抱他。每一次,都是一生的回忆。

吉良的能力让日番古很诧异,这个男人不是没有能力但是和市丸的手段相比实在是差远了;不过很细心。不过能让自己和阿散井顺利出道成名也就无所谓了,怎么用人是市丸的事情。不过后来日番古才深刻的了解什么叫物以类聚,吉良和市丸居然都是表里不一的人!从门缝中得到的画面,不能用语言来描述。吉良野兽一样的在市丸身上驰骋,肆意的发泄;而市丸却一直闭着眼睛,不是享受,那是一种觉悟的牺牲,献祭一样的表情。

日番古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个事情,自己也没有表露出什么特别的样子,不过日番古自己知道在他心中有很多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最大的改变就是日番古开始有意无意的开始探听关于市丸的消息,然后他确实更了解了他的经济人。比如,市丸喜欢柿子、喜欢在冬天一个人去看雪但是会怕冷……最让日番古奇怪的是市丸最喜欢的宝石是珍珠,可是他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人送的珍珠饰物……

阿散井虽然是粗线条的人,但是对于搭档的事情还是很敏感的。但是阿散井毕竟还是粗线条的,于是他很直接的就问了日番古,你是不是喜欢我们的经纪人?

日番古没有回答,因为他自己是真的不知道答案。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日番古即将离开人世的时候,他再次问了自己的心,是不是喜欢市丸银,可惜,仍然没有答案。

其实不仅仅是日番古没有答案,蓝染也一直没有。

对蓝染来说,银本来只是一个工具,一个赚钱的工具;无论表面上蓝染有多宠他,本质上还是不会变的。可是蓝染慢慢的发现,自己对市丸银的感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过有多复杂蓝染自己也说不清楚。或者说,蓝染不知道自己对银到底抱有什么感情。对蓝染来说,一直以来,除自己之外人就只有三种:可以利用的,要清除掉的,没有关系的。但是他对于银的位置无法确定……

虽然是无法确定,但是这不妨碍他娶他。

婚礼是在市丸和松本解约的当天晚上,只有他们两人。没有任何见证人,没有任何书面证据,地点是废弃的教堂墓地。婚礼是一个赌约的结果。原本,蓝染以为自己会赢,没想到市丸是那么有手段,终究让乱菊红了。罢了,反正最终受益的依然是自己;况且,这个婚礼是不公开没有法律保护的,权当是一个游戏好了。

蓝染只记得当时自己愤怒复杂的心在看见月光下的银的时候转变成了奇妙的情绪。月光下,跪在墓碑前的银虔诚的祈祷着,银色服帖的短发散发着和月光一样的魅惑,骨感纤细的身材在夜风中透露着单薄而坚韧的气息。蓝染突然强烈的希望占有这个人,无关感情,纯粹的兽欲本能。顺从本能,蓝染将银推倒在教堂浓密的花丛中。蔷薇的花没有玫瑰的艳丽,但是小小的一朵朵却足够芬芳足够诱惑,如同银那晚酒红色的眼眸。那次,是蓝染最狂放的一次,任由蔷薇的刺将他们刺伤,任由银尖利的指甲在他身上肆虐;银也激动的不同以往,求死一样的不断要求着蓝染,不管自己被蔷薇弄的伤痕累累,不管没有润滑的地方撕裂流血;两人如同没有明天一样在圣洁的教堂外放纵自己,如同恶魔降临,卑微而骄傲的遵从自己的欲望。

之后,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两人偶尔见面,偶尔欢爱,私下仍然有各自的情人。

不过蓝染知道,确实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比如他们约会的地点由从前的宾馆套房变成了现在的某个别墅。别墅是蓝染买的,在‘婚礼’的第二天。房子虽然是蓝染买的,但是里面有一间房间却是蓝染不会进去的;银说这个房间保管着自己的秘密;蓝染至少是尊重银的。

但是这个房间日番古却进去过,不过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包括市丸银。其实房间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有正中间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把匕首和一个首饰盒。首饰盒很华丽,银色的盒子上装饰着繁多的小碎钻,让人过目不忘。至于盒子里面有什么日番古则没有来得及看。

后来的事情戏剧的让日番古不忍回味。

市丸的车祸是事件的开始。再之后是什么?

日番古也不记得了,只知道后来郊区有一个山坡被蓝染买了下来,在那里种满了野蔷薇。花开的时候,满山的绚烂,很漂亮。

后来蓝染搬出了华丽的蓝染府住到了他买给市丸的别墅中。

后来浮竹和京乐结婚了,婚礼结束之后浮竹到了那个山坡把他还没发表的手稿全部烧毁了。

后来吉良发挥了他120%的力量将日番古他们送上顶点,这之后吉良被医生诊断为过度疲劳离开了这个世界。

后来朽木把阿散井带回了朽木家。阿散井说,第一次看到朽木为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做那么多……很感动……

后来松本终于退出了演艺界,做了某个富豪的妻子。

后来日番古娶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后来日番古有了自己的孩子,后来……

后来的某一天,日番古睡起来之后仿佛看到晨光中,市丸坐在他的床旁边,银色短发服帖的垂着,修长骨感的双手,半敞的衣领下是性感的锁骨,眯成一线的双眼,没心没肺的微笑着告诉他:

呐,唱歌给我听吧……

——END
引用 URL
http://elfing.blog126.fc2blog.us/tb.php/6-3e4e38f4
引用: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back-to-top